贺刚:“逼”出一个优秀的自己(2)

2019-04-15 16:19汾西新闻网

贺刚:“逼”出一个优秀的自己

  贺刚十多年来奋斗在建筑业一线,从一个普通的农民工成长为该行业的全国技术顶尖精英。他曾先后荣获全国技术能手、全国技术状元、全国青年岗位能手、全国建设行业技术能手、全国杰出进城务工青年、浙江省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,他还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、第十四届中国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。

  直到现在,贺刚似乎还能真切地感受到太阳暴晒过的钢筋压上肩膀时的疼痛。

  “是真的疼。”说这话时,他总是不自觉地摸一摸肩膀上被钢筋烫过的地方。

  其实那已经是20多年前的事了。那个时候,他还是温州工地上的一名钢筋工,而现在他已经成长为浙江兴业市政工程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。

  要不是一封电报,贺刚的人生也许是另外一种模样。

  1995年,贺刚接到姐夫“出来打工”的电报。他正好想要“出去闯一闯”,于是扛起行李就来到浙江温州,做起了钢筋工。不过,他可没想到迎接他的竟是如此辛苦的工作——在建筑工地扎钢筋架子。

  “不是一般的辛苦。”他强调。

  那年夏天,温州骄阳似火。贺刚工作的环境,温度常常在40摄氏度以上。大型设备进不了工地,需要工人自己抬钢筋。露天暴晒过的钢筋犹如烙铁一般,贺刚的肩膀上即使已经垫了好几层东西,依然能感受到那种灼烧皮肤的感觉,“工作服都被烫烂了”。

  在那个像火炉一样的地下室安装钢筋,即使他不断喝水,还是半天都不用上厕所——在那样的高温下,喝进去的水几乎都变成了汗排走了。

  当时,贺刚每天早上四五点钟就开始干活,晚上要加班到10点以后,住的是油毡布盖的简易工棚。因为天太热,工棚内根本无法入睡,他经常跑到外面的大树下去睡。

  温州的冬天也不好过。如果说夏天时的钢筋是一块烙铁,那冬天时的钢筋就成了一把冰冷的利剑。贺刚常常要裸着双手扎钢筋,他的手上到处都是口子,一沾水就钻心地疼。

  那几年,贺刚尝过了此前的人生中从未尝过的苦:烈日、狂风、大雨是他工作中最常见的场景;磕碰、受伤也是家常便饭;那双沾满油污的手总也洗不干净,拍相亲照时都不敢露出来……

  其实他并不怕吃苦,他怕的是“人生没有出路”。

  做钢筋工能有出息吗?能出人头地吗?夜深人静的时候,贺刚躺在床上常常这样想。但他给不了自己答案。

  他也做过“逃兵”,在一个水泥电线杆厂干了一段时间,但因为不适应,最后还是选择回归。

  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”曾经带他的师傅用这句老套的不能再老套的话敲打他。

  他清醒了许多,心也渐渐沉了下来。

  “其实我是个不服输的人。”贺刚说,一旦下定决心,他就一定会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。

  看懂图纸、做班组长,成为他那段时间的工作目标。

  为了实现目标,他可没少下功夫。每天去工地,他都比别人早去一点;下班了,他又比别人晚回去一点,为的就是多干活,在实践中锻炼自己的技术。一到下雨天,当别人去打牌、看录像的时候,他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去书店,在那儿啃建筑专业书籍,一待就是一天。在工地上,他常常跟在老师傅们的身后取经,有的时候甚至会溜到别的工地上“偷师”。

  “有的人不肯教,我就找法子骗!也曾经假装说要找亲戚,混进工地,躲在一边偷学别人的技术,有时候一待就是一天。”贺刚说。

  他的钢筋绑扎技术越来越熟练了,图纸能看懂了,再后来,他会计算、懂下料了。他就这样一步一步把自己“逼”成了班组长。

  那个时候,什么重活累活贺刚都抢着干,绑钢筋也比别人快,绑扎质量也好。“工友们都说,这小子挺有能耐的。”这让他特别有成就感,觉得绑钢筋这事也不是那么无趣。

  “天道酬勤。”贺刚一直这样激励自己,他相信自己的努力终究会结出果实。

  2006年,机会来了。

  那一年,他参加了温州市、浙江省和全国建筑业职业技能大赛,凭着过硬的实操技术和理论知识,他一路过关斩将,在这三个“战场”都拿下了第一名的好成绩。

  很多人想象不到,就绑个钢筋,技术能好到哪儿去。

  “在钢筋上绣花。”一些人这样描述贺刚的技术。

  在中央电视台的“2007劳动榜样”节目中,他用一把剪刀、一把扳手和一把扎钩展示了“在钢筋上绣花”的绝活:三分钟内,在一根两米长的钢筋上,用铁丝绑扎40个孔,每个孔直径约3毫米,误差不能超过两毫米。

  这样的绝活背后,是贺刚日复一日的努力和艰辛。

  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”“全国技术状元”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“2008年国务院特殊津贴”……当鲜花和掌声纷至沓来的时候,贺刚还有点不敢相信:“我一个打工的技术工人,真的能获得这么多殊荣吗?”

  能!他用自己的拼搏奋斗回答了自己。

版权所有@凤凰宝怡网